情系江南——读《潘鸿海油画作品选集》

  潘鸿海自幼受到的是苏派的美术教育,具有扎实的写实功底。他一直走着写实主义的道路,这条路虽不新潮,但却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尽管潘鸿海也经历了中国美术最为变化无常的20年,但他从不追求最最时尚的艺术语言,始终用自己特有的方式营造起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王国,始终用这个艺术王国里特有的元素表达着自己,同时也感染着别人。

  潘鸿海的作品在美国展出时,有人评价他的作品中有法国写实主义风景大师柯罗的影子,他默认。他自己也说:“我喜欢风俗画,尤其喜欢维米尔、米勒、莱勃尔等大师的画。在他们的画面上,看到的是对生活的热爱,从生活的平凡事物中发现了美,表现形式朴实无华,取材从小见大。画面上没有导演的痕迹,没有过多的人为雕琢。他们的本领在于发现。”不难看到,这也正是潘鸿海努力的方向。

  向大师学习固然重要,而中国人也讲“外师造化,中得心愿”,中国风景画的创作原则是创造情景交融的意境之美,将对大自然的观赏、认识和感受,与自己对社会生活的体验认识相融合,酝酿为胸中意象,抒发为画面情景,所以,中国风景画更强调作者主观情感的移入和在绘制形象的笔法中的彰显。而西方风景画的创作原则是通过创造如实的、完美的风景,使观者在一种如临其境的审美经验中,获得对某种精神内容或情感理想的体验。为此西方风景画以符合视觉真实的写实手法为创作的基本手段,视具有特定时空真实感的风景美为象征精神意义的基础。所以,西方风景画相对更重视对自然景观的形象再现。

  潘鸿海长期深入生活,深入自然,终于探索出一条用外来的油画形式表现中国江南风光的方法,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方式,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他善于捕捉江南水乡的神韵、诗意,这与他对江南的了解是密不可分的。而对于这种诗意神韵的表现是个人化的,这得益于他个人化的色彩和表现方式。他的色彩清鲜雅致,变化细腻,柔和透明,使画面呈现出闪烁流动的效果,只要你看过水乡,你就会知道这是最适合水乡的色彩。潘鸿海的画是那样的细腻和委婉,有着江南人的含蓄和柔情,他的每一个画面仿佛都在讲述一个和自己有关的动人故事。他笔下的女子或淳朴善良,或聪颖剔透,他笔下的风光是一片远离喧嚣的土地,是令人向往的天堂。

  江南是需要品的,就像一杯上好的清茶。这里的一切都精致细腻,情感绵长,江南的丰富意蕴是通过你对他的深入了解而逐渐呈现的。这里的文化沉淀了成百上千年,不仅体现在它的自然环境中,还流露在生活的每一处角落,甚至生活的某些瞬间。潘鸿海是地地道道的江南人,可六十年,他还没有品尽江南的韵味。江南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尽管潘鸿海的笔下不仅勾勒出江南的外貌,也体现了江南的人文,但他还在不断的深入江南,去寻找那更为瑰丽的空间。

  江南是撑着油纸伞的纤柔少女,穿着丁香色的薄薄春衫,结着丁香般的淡淡愁怨,在漾漾细雨中袅袅婷婷的行走在幽幽深巷之中;江南是在船头亭亭玉立的船娘,着一身蓝印花布,清明的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微微笑意,摇着撸,咿咿呀呀的穿行在曲曲折折的水巷之中;江南是在水埠淘米洗衣的羞涩而又能干的新妇,清澈的河水映出了她那清秀的脸庞,脸上显现的对幸福生活的憧憬,随着道道皱纹,轻轻的在水中荡漾开来;江南是摇椅上的外婆,看那拱桥如月,看那波光如鳞,一股清新的氤氲气息随着微风徐徐而来,守着屋顶上的炊烟袅袅,守着青砖绿瓦下慢慢变老的诺言。

  江南的水,清冽俊秀;水乡的女子,轻灵飘逸。那一缕缕婉约风情,在江南的风中悄然弥漫,袅娜出小桥流水般的清雅韵致。从江南走出的女子,是水做的精灵,有着水般的柔软和清丽。细腻的皮肤,轻灵的腰肢,一份睡莲般的美丽,舒展在纤细温婉中。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无不流动着江南女儿家的万般风韵。江南女子轻柔的吴侬软语,不是矫柔造作,更不是无病呻吟。那一点娇,一点作,一点小性子里有着小鸟依人的可爱,柔肠百转的风情。那浅笑轻颦,含羞藏娇,软语呢喃,欲说还休的娇媚中,流淌着温柔的缠绵。

  潘鸿海画笔下的江南女子,仿佛从李清照的词中走出,婉约典雅而娇媚多情。在夜色中仰望长空,听月儿行走的声音;在春日的郊野,捧起泥土和野花的芬芳,为春伤怀,为情落泪。然而她又是迷蒙含蓄的,脉脉情怀,绵绵思绪,都藏在心底,就仿似河中的水草,尽管激情洋溢,摇曳多姿,而水面却不见波澜。

  《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内的女子呵,朴素的将秀发盘于脑后,或束成一条马尾,藕荷色的斜襟罩衣,吐露着水秀与灵性,外婆送的玉佩,从降生的那一刻就护紧胸前。一阵清风吹过,小船轻轻的摇晃,急忙用戴着玉镯的手扶稳了身旁的炉罐,炉罐内,是亲手为外婆煲的鲜汤。《水乡农家囡》内的女子呵,给你一支长篙,便能撑起满江的渔歌,歌得晨清暮醉,歌得文人墨客瘦马相随,水莲蓬的心都盼得苦了,只为着听你笑荡兰舟而来。一刻,或仅是一瞬,轻摆十指纤纤,留下菡萏的泪珠儿在荷叶的掌心里辗转难眠。《豆蔻年华》内的女子呵,一色的淳朴花衣,却染织成千万种风情,抚着脱水的指尖,蹙眉牵扯心弦。从此,目光穿透重重高墙,看到自己在水乡的青砖小巷里巧笑嫣然。朱唇轻启,弦音悠悠。《外婆桥头》内的女子呵,背后那一篓渔歌在心底吟唱。浣纱沉鱼的佳人,凭阑落雁的仙子,望河水弯弯,月影黄昏,琴瑟琵琶的歌调婀娜婉转。这一季,月下的杏花纷繁,零落如雨。等不来拈花含笑,春风又绿了江南。摇橹放歌的你,低首弄莲的你,推窗抚琴的你,今朝静默的坐在船头,任清风吹拂至外婆桥畔。

  静静地躺在柴草边,仰望《蓝蓝的天上白云飘》,将思绪放逐。为着一棵花草劳神,何时会绽放;为着藤萝的弯曲来回无措,怀疑是否会悬在那片老墙头轮回倒转;为着一口古井曼妙的舞姿,徐徐又渐渐,好似仙女的背影在雾里纠缠。江南的午后,明媚映衬着姑娘蓝色的衣衫,青鸟频频回头,携来云外的书信,嫣红了一池的睡莲。昆虫低吟浅唱,柳丝荡漾圆纹,忘了时空的迁移,都来含情脉脉地追忆着幸福的童年,情不自禁,却心思涟涟。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7-27 16:15:12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艾恩健康网 - 艾恩健康网广告服务 - 艾恩健康网免责申明 - 艾恩健康网招聘信息 - 联系艾恩健康网 - 网站地图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艾恩健康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10-2020 www.aejkw.com.